小蝌蚪黄色带

..co,最快更新近身狂婿最新章节!

今晚的楚云,带给众人太多的不可思议。

当慕长龙现身时,所有人都以为楚云的跋扈之路走到尽头了。

他必定被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将军死死地压制住!

而整个事件,也将以曹世金的阴谋得逞落下帷幕。

可谁也想不到。

楚云像个疯子一样彻底碾碎了慕家爷孙的骄傲与自尊。

他不仅当众将慕青打得人不人鬼不鬼。就连老将军也被他狠狠抽了一巴掌!然后,只留下一道落荒而逃的背影!

此刻。

当曹世金极为强势地给了楚云两个选择之后。

而他做了什么?

他反而给了曹世金两个选择!

雨伞女孩

而且,这不是单选,是多选!

是曹世金不选也得选的选择!

砰!

砰!

砰!

三次沉闷如雷的磕头声。震惊得宴会厅现场无人出声。就连呼吸,都变得极为克制。

仿佛怕惊扰到楚云,仿佛怕引起楚云的注意。面临这种非人类的遭遇!

傅晚晴彻底崩溃了。

而坐在她旁边的楚红叶,却轻描淡写地端起一杯酒,慢悠悠地品了一口。

她甚至没多看一眼。

只是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,坐在这儿品酒,小憩一下。

傅晚晴本以为自己拥有大心脏。

她也一直挺临危不乱的。家教和家族的底蕴,使得她在同龄人中,一直还算优秀。甚至很优秀。

可今晚。

楚云所做的这一切,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,狠狠地搅碎了她的大心脏。令她变成惊弓之鸟。坐立不安。犹如芒刺在背。

她倒抽一口冷气。就连嗓音,都微微有些发颤:“老楚。他不会真的要打断曹世金的双腿吧?”

跪也跪下了。

头,也已经磕过了。

曹世金作为这次事件的反派人物。他遭到了报应,也留下了终生阴影。

按照傅晚晴的理解。楚云痛快了。也报仇了。

这个时候再嘴炮几句,然后潇洒走人。

应该就是最猖狂之人的处事风格和态度。

不能真当众打断人的双腿吧?

而且,还是曹世金的双腿!

可不知道为什么。别人哪怕做到这一步,对傅晚晴而言都是自寻死路。可楚云做到这一步——她却无比担心楚云还会得寸进尺,还会有下一步动作。

现在,此刻。在傅晚晴眼里,楚云就不是一个正常人,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。

他不是为了符合逻辑而生的。

他的存在,就是打破铁律。就是要制造不可思议。

就是——要让所有人都怕他!不敢惹他!

接连磕头的曹世金,早已被愤怒所充斥。他的情绪已经失控。他的身躯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。

额头上的鲜血,流淌在脸颊之上。令他整张脸变得狰狞而扭曲。

他失去了顶级大少的风度。

也不再像刚才那般风轻云淡,沉稳老练。

他双拳紧握。身躯紧紧地躬起。

那双漆黑的眼眸中,仿佛参杂了鲜血,猩红一片。

在失去束缚后,他抬起头。如受伤的野兽死死盯着楚云,嗓音嘶哑而决绝:“楚云。知道吗?我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一个人。哪怕是唐庆。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。不参杂任何个人情绪。”

“但。”

曹世金缓缓从地上站起来。

他伸手,抹掉了脸上的血迹。仿佛用尽了身的力气。忽然发出一声怒吼:“我不把剁碎,我就不叫曹世金!”

……

酒店外的马路边。

一辆低调的轿车内。

收到确切消息的楚少怀满脸震撼。眼神飘忽不定。

“让曹世金当众磕头?”楚少怀倒抽一口凉气,狠狠抽了两口香烟。然后,表情古怪地望向坐在一旁的楚中堂。“老爸。大哥是不是太疯狂了?他这么做,这场事故还怎么收场?曹家还不得倾力报复他?”

楚中堂抿了一口酒,小桌板上的菜肴他没怎么动。

但酒店内不断传来的消息,却让他喝得津津有味。

某一瞬间,楚中堂仿佛回到了年少时。

仿佛回到了四九城还是另一帮人潇洒肆意的年代。

而今晚,让楚中堂情绪有所激荡的,却是他的侄子,楚云。

饮尽杯中酒,楚中堂心中格外通畅。

望向儿子的目光,也变得有人味了许多:“是在暗示我什么吗?”

楚云闯出如此大祸。当小弟的关心大哥,是情理之中的。

此刻楚少怀说出这番话,说白了。就是希望楚中堂能出手,能为楚云站台。

要不然,楚少怀真不知道大哥这次怎样才能度过难关。

“没什么。”楚少怀佯装无所谓的样子。耸肩道。“大哥如果遇到麻烦,我这个当小弟的。哪能袖手旁观?您是他叔叔,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理吧?”

楚中堂继续为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
然后放在唇边浅酌。

他威严而刚毅的脸庞上,没什么太多表情。

可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中,却掠过一抹异色。

“他要做的,不仅是让曹世金磕头。”楚中堂一字一顿道。“他还要打断曹世金的双腿。”

“什么!?”

楚少怀乍舌道:“打断曹世金的腿?!”

惊愕之下,楚少怀差点忍不住跳下车,跑进酒店去拉住楚云。

“要干什么?”楚中堂眯眼问道。

“劝我哥啊!”楚少怀急的满头大汗。“他真要打断曹世金的腿。以后还怎么在燕京城立足?”

别说立足!

真要打断了。哪怕是楚中堂亲自出面,曹家能给这面子!?

这就好像自己被人打断了双腿。放眼华夏,没人能劝楚中堂不报仇吧!?

这已经不是面子的问题了!

“是还不够了解他。”楚中堂淡淡扫视了楚少怀一眼。“还是太高估了自己?”

“他楚云想做什么事儿,楚少怀拦得住?”楚中堂问道。

楚少怀闻言。

立刻想到什么。

他拽住楚中堂的胳膊,说道:“爸,跟我一起去劝!”

在楚少怀的印象中,大哥还是有点敬畏父亲的。

也许父亲出面,这件事还有转机。

“为什么要劝?”楚中堂摆脱了儿子的束缚,抿了一口酒道。“他要做什么,是他的事儿。姑姑不是也在现场吗?就算劝,也轮不到和我。”

楚少怀一个头两个大。

他了解楚云,更了解姑姑。

如果楚云真想打断曹世金的双腿。

姑姑可能唯一会做的,就是去帮楚云按住曹世金。

劝?

那不是楚红叶的风格!

咚咚。

车窗突然被人敲响。

车外,一把平稳中略带复杂的嗓音响起。

“楚老板。我是唐庆。有空聊两句吗?”

酒店外,另一辆车的主人,找上了楚家父子。

这足以证明,事态已然失控到连观战的顶级大人物,都快坐不住了!